一个用来啃粮的帐号,偶尔有产出。
头像是黑兔的。

【静临】平和岛先生想要约会

☆一个短打
☆大概是标题欺诈()
☆ooc不可避,节奏拖沓注意
☆部分灵感来自soma的《デート》

都OK的话——

平和岛静雄看着眼前似乎已经陷入美梦的人,鬼使神差般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了上去。
折原临也的头发有些细碎,不成逻辑地堆在他的头上,简直和它们的主人一样,让人看了就来气,想要揍上一顿——不过真正接触到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软软的、比想象中的柔顺,触觉上带来的冲击搭配上本人那张堪称清秀的脸以及在熟睡时才会浮现在其上的少有的毫无防备的表情,平和岛似乎看到了自己被直接击穿的心脏。
撸毛这件事无论对人对猫都一样:是会成瘾的,手感上来了谁都阻止不了,包括静雄本人。他一下又一下地重复着看起来枯燥无味的动作,内心却感到了久违的平和与幸福感。大概就像小时候上学路上会过来主动亲近他的猫,毛发传递过来的是阳光的温度,而那温度也似穿过身体直接温暖着心灵,带来了平和岛静雄少有的惬意时光。

他仍旧沉浸着,视线不住地在那头黑发与那人的脸庞上流转,直到临也睁开眼睛露出猫类独有的瞳孔,头顶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双毛茸茸的黑色猫耳,随后露出有些迷茫的表情,张开嘴:“喵?”
天啊,谁来救救他——
是错觉吧。这样想着,他用力眨了眨眼,再次聚焦时刚才的猫耳和猫眼果然消失不见了,不过折原临也的确正睁着眼。
于是被称为“池袋最强”的“怪物”平和岛先生成功地在三秒之内领略了提起来的心脏沉下去又再次被高高挂起的感受,更何况它刚刚被击穿的地方还不见痊愈。
临也极具压迫感的红眸此时正直直地盯着静雄,他的嘴角也配合着勾了起来,这幅样子似乎与平时追打时露出的那副笑容无异,充满了戏谑的意味,但却又有所不同。究竟差在哪呢?没错,嘴唇的弧度正到好处、眼神也与往常一样,一副摆明了要看他笑话的样子。静雄陷入了短暂的思考,视线也再次转移到了临也的头顶上去,随后他便看到了自己的手还覆盖在那上面,将头发压出了一个浅浅的凹陷。
“……”
他感觉脸上有点烧,忙把手收了回来,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握上了方向盘。汽车在发动机的轰鸣中缓缓地启动,这场旅途中不大不小的插曲似乎也随之画上句号。

显然,身后传来的轻笑声表示折原先生并没有将此遗忘的打算。
“喂,临也。”
“怎么了?”语气里还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你小子啊——再提起这件事的话,就做好随时被我捏断喉咙的准备吧!”
“啊嘞啊嘞,怎么是这个反应啊小静?难不成小静你……”
静雄没再等自己那位犬猿之仲总是喋喋不休的嘴里再蹦出更加让他恼怒的词句,拽起手边的物品毫不犹豫地甩了过去,而那家伙倒也配合地安静下来。他有些诧异,减了速转过头去。刚要看个究竟,怀里搂着方形抱枕、脸因正憋着笑而通红的恋人便随着映入眼帘。
好吧。
平和岛静雄的气难能地在自己向来见一顿打一顿的死跳蚤面前消了大半,他想,自己大概头一次觉得折原临也那副样子有些可爱,换作之前的平和岛难免不会直接将自贩机扔过去。
他试着逃避这个现实:之前只是糊里糊涂地答应了那家伙,糊里糊涂地开始旅行,糊里糊涂地伸手摸了上去,糊里糊涂地……
明明只能起到反效果。静雄放弃了无用的挣扎,发泄般地一脚踩下油门,企图将其抛之脑后。
可折原临也不会让平和岛静雄轻易得逞,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所以,在午后的阳光照耀着整片海滨、海鸥放声鸣叫之时,从公路边传来这样的喧哗声也在意料之中吧——?
“啊啊,这都是小静的错哦!没想到你竟然也有那么温柔的攻击方式,用抱枕什么的……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现在就去死毫不犹豫地去死啊混蛋临也!”

—おしまい?—

感谢观看!有人看的话!打算一直咸下去的结果还是产粮了()不过文力只够肝出短打x文笔问题还请多担待
以为自己能瞎唠一堆结果意外地无话可说
P.s.标题的平和岛先生不是幽!(谁会那么想啊?!